美国谜之“宫斗”:弹劾特朗普,拜登躺枪?或让她坐收渔翁之利

作者:匿名时间:2019-11-10 14:55:49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评论员斯蒂芬在文章开头分析“特朗普弹劾案”时说,“美国正面临一场漫长的全国性噩梦”。

然而,显而易见的是,尽管这场噩梦正在美国上空盘旋,但对于两党的一些国会议员、白宫议员和两位主要人物特朗普总统和拜登副总统来说,情况可能是这样,也可能不是这样。然而,至少对沃伦来说,这不利于鹬蚌相争,也不利于鹬蚌相争。

今年之前,在2020年美国大选的民主党候选人中,最著名的是前副总统拜登,他是奥巴马的补充,其次是资深进步政治家桑德斯(Sanders)。沃伦,一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不知名的“沉默者”,很难让人相信她能在民主的“超级初选”中从无数次的围剿中脱颖而出。尽管2018年有足够多关于她的报道,但这更像是尊重她的高级资格,而不是真正相信她能脱颖而出。

昆尼皮亚克大学公布的最新美国民调显示,沃伦的支持率达到27%,拜登以25%的支持率位居第二——沃伦从拜登和桑德斯的“竞选者”跃升至民主党2020年选举的第一位候选人。

这也是特朗普没有预料到的情况——至少白宫主人一直在故意利用他在社交平台上的强大影响力,将拜登和桑德斯作为攻击目标,并没有对进步民主党候选人沃伦给予太多关注。

但现在,先前谣传的资深民主党人似乎对拜登的温和立场不满意,而沃伦的言论似乎完全正确,这些言论往往会激发选民的投票热情,但并不像桑德斯那样激进。

随着拜登陷入民主党和白宫之间的政治斗争,沃伦越来越有可能脱颖而出。沃伦可以担任“压制巨头”的职位,这让华尔街和许多大企业感到不安。甚至有些人通过媒体表示,如果沃伦成为民主党候选人,他们将转向特朗普,从而对民主党高层施加压力。

对特朗普“同武门”的弹劾源于拜登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2014年乌克兰政局发生变化、亲西方的波罗申科当选总统时被乌克兰天然气公司聘用的事实。自那以后,亨特被指责涉嫌利用其父亲、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拜登的权力,迫使乌克兰解雇正在调查亨特被任命为该公司的乌克兰司法部长。

现在波罗申科已经输掉了选举并下台,乌克兰新总统泽兰斯基决心清除乌克兰腐败的政治。因此,特朗普让拜登和他的儿子与泽兰斯基通话,这最终被中情局官员报道。

在报告内容中,线人认为特朗普利用停止援助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并威胁乌克兰总统泽兰斯基(Zelenski)要求他调查拜登及其儿子在反腐败运动中的表现。这已经被怀疑是“利用外国势力干涉国家选举”,是极其“不当的行为”。

尽管特朗普在那之后首先公布了“粗略记录”,而且其中没有非法的地方,但最多只是一句“关于拜登儿子的声明很多”的泛泛之言,但特朗普在官方报告之前确实立即停止了对乌克兰的4亿美元援助。

无论是因为特朗普利用他的权力干涉选举,压迫民主党候选人,还是因为“吴桐人”的证人和物证不同于“同盟会俄罗斯人”,他们只是影子。此外,民主党对弹劾的要求越来越多。甚至连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Nadler)也在此之前推进了“弹劾框架”,这使得原本反对弹劾特朗普的众议院多数党民主党领袖佩洛西(Pelosi)改变了此前的立场,并在闭门会议后宣布启动针对特朗普的正式弹劾调查。

这次民主党的弹劾案很大,但即使民主党在众议院成功通过弹劾,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也不会通过——共和党现在有53名参议员,超过总数的一半。

尽管共和党顾问迈克·墨菲(Mike Murphy)表示,如果这是匿名投票,30名共和党参议员将支持特朗普下台。

从特朗普在中期选举中被各共和党议员视为该平台的唯一候选人这一事实来看,这也充分显示了共和党选民对特朗普的认可程度。随着选举临近,共和党最高领导人可能不会放纵“匿名投票”的“失控行为”——特朗普在发起正式弹劾调查后82小时内收到了1500万美元的小额捐款。

在共和党高级领导人和选民的支持下,特朗普很可能在这一轮弹劾政治攻势中以微弱优势落选。

此外,与特朗普在“税收法案问题上的拖延和回避相比,“粗略记录”在弹劾调查开始的第一时间就从白宫披露出来,这也显示了特朗普对“吴彤人”的信心。

虽然拜登看起来比特朗普更安全,特朗普被困在弹劾风暴的中心,但仍然立场坚定,他实际上在这一轮政治动荡中受害最深。

虽然拜登的竞选团队表示,在民主党候选人数量最多的“同武门”爆发后,他们已经收到了大量选民的捐款,但拜登的团队并没有披露自9月28日“同武门”以来通过媒体收到的捐款数额,相比之下,特朗普则简洁直接地发布了数据。

事实上,拜登并没有过多地谈论他的儿子亨特在《通武门》中可能的腐败。面对媒体,拜登更愿意批评特朗普,称“因为他在民调中领先特朗普,所以受到特朗普的特别关注。”

与此同时,拜登也开始利用《吴彤人》中被权力压迫的形象来塑造“特朗普头号敌人”的形象——似乎只要他成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他就可以横扫特朗普,在2020年入主白宫。

但事实上,拜登似乎不受资深民主党人和选民的青睐——在最近的调查中,沃伦超过了他的支持率。从民主党引爆“通武门”后对特朗普发起弹劾的决定来看,今天民主党的两位有权有势的人物——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Nadler)似乎都不在乎拜登和他的儿子,他们也涉嫌腐败。

在美国陷入“长噩梦”的时候,目前正在从事反腐败活动的乌克兰也在美国的政治局势中处于领先地位。

8月27日,乌克兰立法者认为“他们的国家已经陷入风暴中心”乌克兰应该缓和这种“紧张局势”,降低乌克兰在美国大选中的作用,避免西方对乌克兰援助的任何影响。因此,应该重启调查,找出布里斯托尔天然气公司和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之间关系的内幕。

从特朗普到乌克兰议员,亨特似乎都卷入了这起欺诈案,并不是没有目标——拜登是当年奥巴马政府中负责与乌克兰协调的主要人物。

与拜登的“温和小规模改革政策提案”和桑德斯激进难实施的政策相比,沃伦的政治提案可以说既有现实基础,又有很大比例的民主党选民。对于想要赢得特朗普连任的民主党人来说,沃伦无疑比拜登有更好的机会。

沃伦认为今天的美国是一个被富人操纵的国家。她非常敌视华尔街和大型企业。她打算缩小贫富差距,利用政策措施“取富济贫”,减少收入不平等。其中,最个人化的象征是她的“财产税”。

所谓的“财产税”是沃伦计划对超过5000万美元的财富征收2%的税,对超过10亿美元的财富征收3%的税——如果一对美国夫妇拥有1亿美元,他们每年必须缴纳100万美元的这种税,如果他们想节省这笔钱,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婚,这样他们就可以完全避免花费100万美元。

然而,毫无疑问,这种“正式离婚”是否会成为真正的离婚,并给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带来巨大的风险和成本。

此外,破产法和消费者保护法专家、前消费者金融保护署特别顾问沃伦(Warren)也对大型科技巨头和华尔街怀有敌意。她认为科技巨头将阻碍下一代美国科技公司的发展——因为这些公司在形成规模之前就被科技巨头收购了,比如脸谱网收购移民局。

同时,她也认为应该加强对华尔街的监管。

她的这些政策可以说不比激进候选人倡导的政策更保守——比如杨安泽的“自由红利”。他们可以与“修补漏洞”相提并论,甚至可以与拜登相提并论,拜登在堕胎问题上摇摆不定,他“为了普通民主敢于得罪人”。

事实上,随着沃伦的民意调查一次又一次地上升,并超越拜登成为弹劾案前民主党的当前领先者,民主党的黄金所有者已经不满意了。华尔街首先向民主党高层施压压制沃伦,否则他们将不再支持民主党2020年的选举,甚至转向特朗普阵营。

然而,与公开支持拜登、否认沃伦的民主党黄金所有者相比,民主党高级领导人无疑更喜欢沃伦,也更愿意拉近与选民的距离。沃伦在5月初的民调中,在民主党主要选民中的支持率为61%,本月上升至74%。拜登的支持率从5月份的79%下降到72%。

正是因为经过两轮辩论表明了足够的政策立场,加上女性民主党人在中期选举中的出色表现,沃伦在选民中的支持率越来越高,民主党才下定决心支持沃伦。

这可以从民主党炸毁“通武门”(Tongwumen)的事实中看出,并且不顾拜登的选举安全,以“弹劾调查”的名义攻击特朗普,并讨好左翼选民。毕竟,弹劾之后,民主党需要一个能够接受战争的总统候选人,从现在开始,沃伦似乎就是其中之一。

-结束-

看到我们,发现世界

这篇文章是真实星球的原创

更多细节请关注真实的星球。

欢迎来到前进朋友圈

不要擅自转载,此号码已经与版权保护骑士签订了合同。

吉林快三 海上皇宫 山西十一选五 新疆十一选五投注 11选5投注

上一篇:吃货们,你们的早餐有问题
下一篇:最前线 | 新增电影发行和制作业务,快手进军影视圈
推荐阅读